Menu

五柳村快递

2016年10月23日

中国向德国马克思故乡赠送铜像 市民将公投决定是否接受

October 24, 2016

马克思故乡特里尔市民要公投才能决定要不要马克思赠像

作者 小山 

法广发表时间 23-10-2016 更改时间 23-10-2016 发表时间 16:19 

 
图为德国华商报刊登的马克思雕像图片
网络照片

 
中国官方准备向德国特里尔赠送一座马克思的巨幅雕塑,以纪念出生于此的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推动与德国友好。此雕塑由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创作。但该雕塑在特里尔引发争论。市政府官员说,中国尽管是社会主义国家,但赠送礼物的出发点是好的,而且拒绝赠送雕塑有可能引发两国关系问题。但反对的民众则谴责,雕塑放置在市中心纪念西蒙宗教隐士广场地不合适,决定也没有经过市民同意,不是民主做法。

 
据网络报导,中国赠送德国一座马克思雕像却引来马克思家乡的争议。多家媒体报道了此一消息。不过中国微信封锁了相关的报导。

中国官方没有大张旗鼓报导中国雕塑家吴为山赠送德国马克思家乡的雕塑消息。德国社民党党报首先透露中国赠送马克思雕像的消息,并说是在官方范围达成协议。

消息没有表明双方官方协商的级别,但显示德国方面不是柏林政府出面协议赠送雕塑事宜。

中国准备赠送马克思雕像,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报导说,德国人将马克思视为哲学家和经济学家。但中国和其他前社会主义国家则将马克思奉为革命指导者。东欧国家以及俄罗斯在柏林墙倒塌之后经历频繁的推导马克思以及列宁的雕像事件。

德国特里尔小城也未曾树立马克思雕像。报导指特里尔古城市政府官员解释,马克思故居周围没有地方安置中国艺术家赠送的雕塑。该雕塑据悉至少有6米高。

报导说,赠送雕塑的事情曝光以后,特里尔居民意见一分为二,赞成与反对泾渭分明。市政府官员承认没有考虑到会有激烈的反对意见。

当地为是否接受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雕像而进行公民投票。现在这个投票还没有结果。

据报导,反对接受马克思雕像的意见主要基于市中心广场原本是为了纪念宗教传道先驱西蒙而设,马克思雕塑挤进其中不伦不类,特里尔人并不反对马克思,但也不赞成崇拜马克思。还有激进的反对意见批评独裁国家中国赠送马克思像,将会招来大批亚洲马克思信奉者蜂拥此地叩拜,破坏小城安宁。特里尔市政府官员承认,马克思雕塑放在西蒙广场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没有其他地方可安置。而且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雕塑确实凸显社会主义色彩。

报导说,赠送马克思雕塑的消息,在中国网络和微信引发争议,批评声音也不少。报导多提及俄罗斯,乌克兰,以及东欧其他国家纷纷推到马克思,列宁以及斯大林各种雕塑的事件。


此事10月19日媒体已有比较详细的报道《中国向德国马克思故乡赠送铜像 引发当地新闻炸锅

夏白鸽推介维也纳大学网站

October 23, 2016
推介维也纳大学网站:“《北京之春》— 回顾1978-1981年的中国民主运动”
维也纳大学东亚研究所汉学系 夏白鸽

我系教师Helmut Opletal 博士 (中文名字欧普雷)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中任奥地利电视台驻京记者。民主墙和民刊期间,他用照相机记录了大量当时的历史画卷,也拍摄了一些视屏,收集了不少实物资料,与当时的各方人士建立了联系。自2013年10月开始,他在中国、法国和美国等地采访了约30位参加民主墙、民刊的民权活动家和历史证人。同时收集与分析了一些以汉语为主的出版物和网络关于这个题目新的文章和资料。该研究项目的目的,是为收集当时民运参与者和文化工作者的今日回忆(“口述历史”),以及他们提供的有关资料(文字,图片,音频和视频文件)。上述资料将陆续公布于维也纳大学“《北京之春》— 回顾1978-1981年的中国民主运动” 专题的网站,网址:

笔者有幸参加了“采访1978-1981年中国民主运动的活动家和历史证人” 的整理工作。部分已完成的采访实录已公布于该网站同名专题。网址:

笑蜀:特定专制的反对者未必是自由的朋友

October 23, 2016

2016-10-23 公民之眼

文/笑蜀

独家发布,转载请联系,并注明出处

 

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特定专制的反对者未必是自由的朋友。反路易十六的罗伯斯庇尔不是,反沙皇统治的列宁不是,反巴列维王朝的霍梅尼不是,反伊拉克王朝甚至取名起来抗争的人的萨达姆也不是。曾高喊宪政民主口号的窑洞党,当然更不是。

 

当此转型关键时期,不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反对的江湖各色人等都有,翻版罗伯斯庇尔列宁霍梅尼萨达姆窑洞党不乏其例。甚且等而下之,张献忠李自成洪秀全亦后继有人。

 

特定专制的反对者未必是同道,那么如何分辨?关键不是看口号多响亮,也不是动机因动机难测。窃以为关键是看手段,看过程。专制最大的邪恶是不把人当人,即野蛮。我们反对专制,我们自己就必须文明,必须把人当人,必须尊重所有人包括敌人的人格和尊严,尊重和包容异见,尊重个人自由。这是我们跟专制者最大的分别,也是基本的反对伦理。有否知行合一,在具体手段、具体过程中坚守反对伦理,践行自己主张的自由与民主,这应是主要的试金石。

 

由于当下专制苦难之深,人们对当下专制强烈地憎恨;同时因自身无力渴望代言人,情急下往往饮鸩止渴。谁的口号最响亮,最让他们痛快、过瘾,他们就给谁喝彩,顾不上深究代言人有否知行合一,顾不上对手段正当性、过程正当性之追问。专制苦难造就过度激愤,过度激愤造就人心盲目。如果人心普遍盲目,就容易被代言人操弄;以反专制为宗旨之反对运动,就可能适得其反。取代者纵然以民主之名,结果也往往不过是拜民主教,犹如洪秀全之拜上帝教。专制苦难非但没能消除,反而更甚。

 

历史已经反复印证,专制并非只有一种。专制是形形色色方方面面。不只反对特定专制而是反对一切专制,包括反对反对阵营之专制,才能净化反对,才能防止革命的异化,才能避免历史的循环。一定要切记:我们反对当权者的专制,不是为了造就反对阵营自己的专制;我们反对当权者对人的侮辱和损害,不是为了在反对阵营侮辱和损害人;我们向当权者争个人自由,不是为了在反对阵营限制个人自由。反对阵营的任何道德专断道德审判,任何对人道、人性、人的自由与尊严的践踏,都一定是新的专制之源。

 

这新的专制之源可能比当权者的专制更危险。这一则因为当局的专制是显性的,其危害与罪恶众所周知,早无信用不可持续。但反对阵营的专制则是隐性的,往往有反对的神圣光环包装,更隐蔽一般人更难辨别。其次则因为,当权者道德溃败注定了道德重建只能依靠民间,尤其依靠反对阵营。反对阵营既为道德重建的活水源头,则其任何形式的专制包括精神专制都是对这活水源头的污染,可能摧毁社会最后的希望,这后果,难道不比当局的专制坏百倍?

 

当然政治不能过于洁癖,何况现实中最大威胁毕竟还是当权者的专制。为了反对当权者的专制,需要调动一切力量,包括潜在的专制者,哪怕潜在的罗伯斯庇尔列宁霍梅尼萨达姆。但对他们一定要认清、一定要最大警惕。前门驱虎的同时,坚决后门拒狼。充分利用狼对人类有益的一面,让它们努力捕食蛇鼠;但看紧它们,不要给它们任何咬人的机会。

 

——原载台湾风传媒

 

笑蜀新号 敬请扫描关注

老徐时评:当官要有恐惧感

October 23, 2016

2016年10月23日 00:04 东网

 

中央此时播出贪官悔悟片段《永远在路上》,就是要使全体官员明白:当官要有恐惧感。


中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8集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正在热播。从已播出的几集内容看,18大之后落马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白恩培、周本顺、蒋洁敏、季建业、李春城等众多“大老虎”悉数登场露面,其中郭伯雄、徐才厚系首次曝光。他们有的痛哭流涕,有的幡然悔悟,共同之处就是低头认罪,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党。这些人大多是满头白发、神情黯然,与在位时神采奕奕的形像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永远在路上》作为今年的电视大片应该是当之无愧。选择此时播出寓意深刻:一是配合即将召开的中共18届六中全会“从严治党”的主题;二是彰显中央坚决继续反腐的决心;三是宣传一下各级纪委的工作成果;四是敲打一下在位官员要听招呼,不要乱来。不过,普通老百姓就是看个热闹,觉得镜头前的大贪官们,个个都像是“影帝”。

归纳起来,中央选择此时播出《永远在路上》,最深刻的含义就是要使全体官员们明白:当官要有恐惧感。

中国的文字把坐牢的人比喻成“身陷囹圄”。光从字型上看就知道意思了:“令”和“吾”都被围起来了,不能发号施令,失去了自由。下台的高官自然心怀恐惧,他们最害怕的是失去生命。不过,从最近的几起审判看,“贪官不死”已经扩大到厅局级。那位曾经家藏2亿现金、烧坏4台点钞机的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一审被判死缓,期满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看来“大老虎”们可以不用那么恐惧了,把心放进肚子里,下一个废除死刑的罪名有望是“贪污贿赂”,数额再大也可免死了。

但是,在位官员的恐惧感有增无减。他们恐惧的是失去权力。没有人能保证那把“达摩克斯之剑”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除非这位官员是一尘不染的“圣人”。斯大林曾经说过,令人恐惧比受人爱戴更伟大。《永远在路上》的播出就是要营造这种令人恐惧的气氛。

当官想没有恐惧感,就要对党忠诚。对党忠诚,就要对党的领袖忠诚。刚刚到天津履新市委书记、19大有望进入政治局的李鸿忠,这几天就大谈如何“示忠”,说要做讲政治、讲忠诚的“知行合一者”,以“无我”示忠,以“小我”示忠,以“成仁之心”示忠,以大担当示忠。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可以预计,未来还会有不少高级官员,会像李鸿忠一样表态示忠。

如今的反腐,已经进入了审美疲劳期,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论调,想要再出现全民热血沸腾的氛围已经很难了。但是不管怎样。最高层还是不断释放出来强烈的信号,那就是反腐永远在路上。习近平说,反腐不是看人下菜的“势利店”,不是争权夺利的“纸牌屋”,也不是有头无尾的“烂尾楼”。

根治腐败,必须铲除产生腐败的土壤。反腐永远在路上,就说明腐败也永远在路上。双方博弈,试看天下谁能敌?不过,《永远在路上》这样官方制作的宣传片,一个最大的缺憾就是不能深刻反思体制,总是强调贪腐都是个人信仰、道德出了问题,并不是体制的问题。

比如专题片谈到山西“塌方式腐败”时,解说词是这样的:山西因煤而兴、因煤而困。煤炭滋生出官煤结合、权钱交易,让山西成为腐败重灾区。这个说法不合逻辑。煤炭能滋生出官煤结合和权钱交易吗?再比如魏鹏远案件,能源局煤炭司这个部门的工作流程,设计得是否合理?全国煤炭开发、煤层气利用的大权集中到几个人手里,是否权力过于集中?是否履行了政务公开透明的承诺?为什么一个职位并不算很高的公务员,可以在一个岗位上仅仅6年就贪了2亿现金?是否设置了有效的监管机制?

这些问题很少见到官方媒体去反思,因为不允许。反腐,是正能量;你要问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巨贪?对不起,那是负能量。

中国古代如果有贪官,再怎么贪,老百姓其实都不希望上头去查办他,因为大家都知道,走了个饱鬼,肯定会来个饿鬼。产生贪官的土壤不变,贪官一定是可以批量复制的。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反腐三境界,当下还处在第一层级。让官员们懂得,当官要有恐惧感,应该是六中全会从严治党的重点所在。不过,制度不变,围著粪坑打苍蝇,虽然可以引来一片叫好声,可苍蝇终究是打不完的。

 

王思想:依法治国 先治援外

October 23, 2016

2016年10月22日 00:04东网

中国经济发展以后要谋求国际政治地位,有必要进行对外援助,近年对外援助愈来愈大。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让中国人目瞪口呆。几个月前,菲律宾因领土领海纠纷把中国告上法庭,结果是中国被裁定失败。在美国航母的助威下,杜特尔特说了很多嚣张的话,把中国的爱国小青年气疯了。

谁能料到,三个月后,赶赴中国进行访问的杜特尔特突然大变脸,骂美国总统是狗娘婊子养的,把中国夸成一朵花。大部分中国人都被他搞懵了。爱国小青年们欢呼胜利,而我却感叹:小国总是在大国间玩手腕,但能玩到出神入化的程度,玩到川剧一样的变脸,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微博上面也是一篇质疑之声。流传最广的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宣布与美国脱离军事以及经济的关系。中国网民:为了贷款假离婚,我国人民见多了。”可以说,在这个问题上,大部分中国人不傻。

中国政府热情招待杜特尔特,是对的。外交的很重要内容就是妥协,不能因为他三个月前把中国骂成狗屎就不允许他今天把中国夸成一朵花。有时候,需要忍耐,韬光养晦,将计就计。

问题是,百姓认为杜特尔特是为钱而来,那中国是否应该让杜特尔特满载金钱而归?中国应该援助杜特尔特吗?中国的对外援助是如何操作的?

杜特尔特大致有几个著名事项:1,掌控沃达市达20年。按照菲律宾法律规定,市长任期最多两任。于是,每当杜特尔特的两任任期到了后,他就让他女儿当市长,自己去当副市长。等她女儿到期后,他再来当市长,女儿再去当副市长……杜特尔特当总统后,他女儿当市长,他儿子当副市长…。2,杜特尔特当选总统后,宣称所有人都有权拿枪打死毒贩!顷刻间,菲律宾两千多人被杀。至于死者中有多少市反对杜特尔特的人,大家心里有数。3,菲律宾有人反对杜特尔特吗?有,他们都死了,死于杜特尔特多年前组建领导的“死亡纵队”,一个民间组织。在杜特尔特掌控沃达市的二十年多间,有一千多人被杀……这些事例来自网络,真假自辨。

在治国方式上,美国反对杜特尔特,导致他倒向中国,他的理由是:“你们(中国)不干涉我的治国方式”。这不由得让人联想起许多“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比如萨达姆、卡扎菲、阿明……这些人治国方式相同,到后期的民意支持率相同,还有一个相同点就是:他们都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大笔援助。

我们因何理由要支持、援助这样的政府?以前类似的援助是什么结果?中国政府这些年对外援助越来越大,这是应该的。中国经济发展以后,要谋求国际政治地位(以获取更大利益),有必要进行对外援助。有些百姓认为应该断绝一切对外援助,那就太狭隘了。中国经济发展之初,得到了来自日本、美国这两大国的巨额援助,我们应该心存感激,并回报国际。

有一句话是废话:万事要有度。这种永远正确、却又没有任何可操作性的废话,必须有一个具体的操作指南。援外问题上,援助的“度”在哪里?谁说了算?

一提到对外援助,我就想起一个词:依法治国。一些人以为依法治国就是怎么治民,其实依法治国首先是治政府。对于今天的中国,依法治国,先治对外援助。此处所说的对外援助,包括政府无偿援助、低息贷款、援助性质的对外投资、免除到期贷款。

依法治国,落在援外问题上,并不麻烦,只需三步:首先,中国应该尽快制定《对外援助法》和《海外投资法》,前者防止政府部门随意援外,后者防止国有企业以援外为名,进行利益输送、洗钱。

其次,对外援助的发起部门应该公开发布援外评估报告,在报告中阐明几个问题:1,所要援助的,是一个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国家,政局是否稳定。2,此次援外给中国带来的收益是什么?3,此次援外的风险是什么?4,如果该笔援外失败,有没有具体的责任人?

第三,应该约束每年援外总额,以及单笔援外支出。援外总额应该列入每年财政预算,不得超出预算。单笔超过1亿人民币,应当全国人大表决并通报表决结果给全国;单笔超过5亿人民币的,要否援助,应当先进行全民公决。

这简单的三步走,可以让政府官员放心办事,让百姓不再对援外心存疑虑乃至抗拒。

 

德国之声 | 杜特尔特:与美国“分道扬镳” 并非“一刀两断”

October 23, 2016

时间: 10/22/2016      
作者: 石涛


在访问中国期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高调宣布要与美国“分道扬镳”,而在回国之后,他又表示并非要和美国“一刀两断”。尽管如此,杜特尔特对菲律宾外交政策的转向已经在国内引发争议。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刚刚结束的访华行程中曾经表示,虽然与美国保持长期盟友关系,但菲律宾并未从中得到好处,因此要与美国"分道扬镳"。不过他当时并未详细阐述"分道扬镳"的具体含义。

当地时间周五(10月21日)深夜,杜特尔特在回到家乡菲律宾达沃市后发表讲话称,他在北京的表态并不意味着菲律宾要与美国切断关系:"如果你说断绝联系的话,那就意味着切断外交关系。我不能这么做。为什么?因为我们保留这一关系是符合国家利益的。"

他进一步解释称,自己此前的有关"与美国分道扬镳"的说法是指结束菲律宾在外交方面严重倾向美国的局面。

对于杜特尔特的相关发言,美国官方称尚未得到马尼拉政府的任何正式说明,但强调两国均从盟友关系中受益。不过,美国白宫发言人厄内斯特(John Earnest)表示,杜特尔特最近几个月来发表了"太多令人忧虑的公开发言",外界无法了解其意图所在。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外交官员本周末将前往菲律宾,就这一情况与马尼拉方面展开讨论。

支持者:美菲关系不平等

杜特尔特"脱美倾中"的想法在菲律宾国内不乏支持者。菲律宾政治与选举改革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tical and Electoral Reform)的专家拉蒙·卡斯普勒(Ramon Casiple)对当地媒体《马尼拉时报》表示,尽管美国一直声称菲美关系根深蒂固,但菲律宾并未获得公平对待。

他举例称,菲律宾民众申请美国签证费用很高,而且拒签率也很高,而美国人却可以免签前往菲律宾。杜特尔特在北京的讲话中也曾提到这一点。

卡斯普勒所列举的另一个例子是,驻扎菲律宾的美军成员如果在当地犯罪,将被羁押在美国驻马尼拉大使馆,而非菲律宾的监狱。


杜特尔特决心改变菲律宾外交政策中心
批评者:杜特尔特向北京"叩头"

但是,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转向在国内也招致批评。同样在《马尼拉时报》上刊载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杜特尔特在北京的做法形同"叩头"。

这篇评论的作者马卡本塔(Yen Makabenta)指出,菲律宾前届政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历时多年,才在海牙仲裁法庭得到了一个有利于菲律宾的南海仲裁结果。但是杜特尔特在访问中国时对此只字不提。另外,在这位作者看来,杜特尔特宣布与美国"分道扬镳"也是为了讨好北京政府。杜特尔特访华之行的成果将依靠他从北京获得贷款和投资数额来加以衡量。

文章作者的最后写道:"总统需要记住一点,他只是总统(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而不是整个菲律宾共和国。尽管他在自己的演说中经常夸大其词,但他的权力是有限的。当他在北京的表态引发争论时,问题就来了。必须征求议会的意见,最高法院也有权干涉。这次的叩头要获得回报还要等上一会儿。"

在杜特尔特访华的最后一天(10月21日),菲中签署联合声明,并在附录中列出了多达13份双边合作协议,其中8份系经济合作协议。

 

页面访问计数

13201